OPE88.com

从街头卖艺到海外授拳,一家五代人接力传播中华武术

  几乎每天
早上,78岁的国家级技击裁判马春喜都会来到家旁边的公园义务教拳,她的许多粉丝都是跨越半个郑州城区来学拳。而马春喜是马家五代人传布中华技击的杰出代表。

  近几日,雪后的郑州格外严寒,早上7:30,河南省体育局家属院旁边的体育公园已经热烈起来,跑步的、跳广场舞的、打乒乓球的人不少。在一块扇形的场地上,马春喜正在教各人打太极拳和太极剑。

  从北环骑电动车赶来的庞爱琴跟着马春喜练拳已经两年多,太极拳、太极扇、太极剑她都会。“我开始是在网上学太极扇,发现了好多马老师的视频,开初风闻她在这里免费教拳,我就过来了。马老师是国家级大师,跟她学不会走弯路。只需没啥大事,每天
都来,前几天下雪,我们把雪一扫就练开了。”庞爱琴说。

  庞爱琴现在经常跟着马春喜到外埠甚至境外加入技击交换
活动,这成为她退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

  1940年出生的马春喜生长在一个回族技击世家,她是河南开封市马家技击的第四代传承人,她的曾祖父是清末武举人,他民国初年带着一家人从扶沟县来到了开封,在最热烈的相国寺打拳卖艺。

  打拳卖艺的主力是马春喜的祖父马华亭,他在相国寺卖艺20年,在当地小有名气。马春喜的父亲不但
身怀技艺,还钻研跌打扭伤,开初在医院担负骨科大夫。

  1953年,13岁的马春喜被选入中南局技击队加入第一届天下民族形式体育表演及竞赛大会(天下多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前身),马华亭特意为孙女编创的“峨眉刺”让马春喜脱颖而出,获得金牌,并凭借着这套技艺到北京表演,加入多种外事活动。

  1954年,马春喜入选国家技击队,技击队因故解散后,她入中学就读,几年后考入北京体育学院技击系。在这里她不但
增长了知识和见识,而且还结识了开初的丈夫,往常这对武坛伉俪已走过51年的婚姻。

  大学毕业后,马春喜被分配到郑州市十一中任体育老师。1978年,河南省重建技击队,她被“挖”过去任女队熬炼,开初担负河南省技击队总熬炼。1998年,应菲律宾技击协会邀请,马春喜赴菲担负该国技击队熬炼,备战并率队加入昔时的曼谷亚运会。

  退休后,马春喜迎来了人生第二个春天。受祖父影响,她擅长创编技击套路,她创编的陈氏太极扇、三十六式太极刀、太极长穗剑等套路深受喜欢,至今在网上广泛传布。

  “1999年在山东梁山有个天下老年人健身大会,我当时想借用一位陈式太极拳徒弟的太极扇,但被他拒绝了。于是我和老伴儿就本身编排了一套太极扇。在大会上表演之后,一同参赛的老年人和当地群众特别喜欢,我就多留了一天教他们。”马春喜说,“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编创一些简略、易学、适合老年人习练的技击套路,后果特别好。”

  72年的习武生活生计使马春喜在河南技击界赢得了响当当的名号,但马春喜一直坚持着两项原则:教拳不免费、不收徒。

  “收徒是传统文化包孕技击传承发展的一种形式,无可厚非,我也不支持别人教拳收徒、免费开公司,但我接收不了这个,因为现在确切
有个别人靠收徒敛财。”马春喜说,“有了这类优点关连,有的徒弟这边拜着师,那边骂着娘,这多没意思。”

  马春喜喜欢跟学拳者保持单纯的教与学的关连。“我教他们拳,指点一下动作,他们崇敬我、尊敬我,我们是平等的关连,我很开心。”马春喜说,“一些学员把家里蒸的热腾腾的包子、窝头带给我尝尝,我很餍足。”

  除了义务教拳,马春喜和老伴还经常带着朋友们到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国家和地区加入技击竞赛,各人的暮年因结缘技击而丰富多彩。

  往常,马春喜的两个儿子也从事传布技击的工作,大儿子在郑州市少年儿童体校当副校长兼技击熬炼,二儿子在加拿大温哥华停办了技击学院,教学太极拳。

  从街头卖艺到走出国门,马春喜一家五代报酬中华技击的传承和传布发挥着本身的作用,这条已经走了一百多年的技击推广路还将接续走下去。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arayu.com